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王见王(现代篇) 上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叶修,喜欢你的又一年了,生日快乐。

※没赶上第一波生贺,勉强赶了倒数的,虽然还是没能写完,但执着的要在叶神生日这天打着生贺的名字发出来。

※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叶神。

 

题记:即使你拿枪口抵着我的胸口,我亦情深不寿。

黑色的风衣在风中向后飘荡,风衣的主人站在屋顶边缘,看着越来越近的“猎物”,眼神坚定而犀利。他就像一个猎杀者,却又不屑埋伏的手段,就这样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告诉他的“猎物”,我就等在这里,要杀你。

他缓缓举起手中的碎霜,瞄准,然后扣下扳机。

经过消音处理的手枪被收回到风衣里,空气中仿佛有子弹摩擦空气的声音,下一秒钟,“猎物”血溅满地。

他却再没看一眼,毫无杂质的双眼看向星空的远方,仿佛一个孤独的王者。

这一切,都被叶修透过屏幕看在眼里。

随着监控录像的截取片段接近尾声,叶修把视线移到了躺在地上的人儿身上。食指关节在椅子的扶手上轻扣了几下,身旁的人走过去将躺在地上的人儿翻了个身,露出了和录像中的人一模一样面容。

“这就有意思了啊。”叶修伸了个懒腰,单手撑着头,看着地上的人,有几分沉思的意味。

门是敞开的,此时走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边走边说:“轮回的人?”

地上那人衣服上明晃晃的轮回标志,估计除了瞎子都看到了。叶修不理他这句话,倒是极有兴味的问:“方大大,猜猜是谁。”

“江波涛我见过,不是他,看气场也不像方明华,难道是新去的孙翔?”方锐打量着。

“老魏,你觉得呢?”叶修看向魏琛。

“老夫多年不在江湖,问我蓝雨的事我熟,轮回有谁我哪知道,别说,这小伙子还挺帅,难道是周泽楷?”魏琛只看了一眼,随口说。

“有眼光啊老魏。”叶修手拍在魏琛的肩膀上。

方锐围着周泽楷有了两圈,不可置信,“这真是周泽楷?传言不是很厉害吗,怎么抓到的?”

叶修笑笑不说话,脑中想着见到周泽楷的时候。

与其说是抓到的,倒不如说是“捡”到的。

自从奠定了兴欣在界内的位置,叶修就很少出去“闯荡”了,每日的生活就是处理组织内的事务。

就在这天早上,叶修刚刚起床,就有一个人拖着周泽楷等在了他门口。

看到叶修开门,还没等他说话,就直接说:“老大,这是晚上巡查时在草丛里看到的人,看样子应该是轮回的,我们担心有什么问题,看时间也差不多,就直接带过来了。”

说话那人不仅语速快,整个人也处于紧绷状态,叶修无奈问:“这么怕我?”

那人本来只是身体僵硬,整个人还算淡定,听叶修这么问,只见那人手脚都不知如何安置了。

叶修努力的思考了一下自己有没有苛责手下的前科,觉得自己平时还算友善,何至于被怕成这样?

叶修挥挥手,让人把周泽楷拖进房间里。

那人得到命令后,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周泽楷拖到屋内,放到铺了地毯的地上,然后退出去关门。

屋内就剩了叶修和周泽楷,这种时候,就连大眼瞪小眼都做不到,毕竟还有一个人是昏迷状态。

其实叶修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让人把周泽楷拖进他的房间内,只不过是下意识的决定。下意识之后又觉得自己给自己找了个难题,所以他又拖着周泽楷去了监控室,途中还让人去叫了方锐和魏琛。

——————————

关于周泽楷是否应该被看管起来这一问题,兴欣内部意见分歧比较大,最后,又是叶修下意识的说:“我带着。”

兴欣一众人略一思考,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叶修的本事毋庸置疑,现在又在兴欣内部,周泽楷不论是想逃跑还是想对叶修下手,都是不容易实现的。于是,叶修这个下意识的决定就被所有人同意了。

叶修想,他平时虽然不自认为很睿智,但最起码是一个淡定又通透的人,而这两次的下意识让他自己都没办法理解,甚至在做出决定后才感觉到那带着欣喜的懊悔。

这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于床那侧正昏迷不醒的周泽楷,现在还霸占了他二分之一的床铺。叶修打着让周泽楷睡地上的心思伸出了脚,伸在周泽楷的腰部正要借力,周泽楷的脸却让叶修萌生出几分不忍。

“就让你睡这吧。”说着收回了脚,侧身躺了回去。

这一夜并没有如叶修所料的那样风起云涌,预计中该在凌晨醒来的周泽楷还在沉睡,直到第二天中午,叶修终于忍不住找了安文逸。

“文逸,给你个难题。”人坐在床侧的沙发上,两手穿插,下巴抵在双手上,望着床上的人。

“嗯,好。”安文逸走过去,粗略的看了看,问:“昏迷多久了?”

“最少两天。”叶修说。

“情况有点严重,不是被打晕的,症状不像现在普遍用的药物。把人送到医疗室,先做一个全面检查。”安文逸对叶修说。

“带走吧。”叶修挥挥手。

安文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看了看周泽楷的体型,深觉这对自己是个挑战。见叶修半坐半躺在沙发上,毫无要帮忙的意思。安文逸出去叫了两个人进来。

“把他抬走。”安文逸指挥着两个人。

两个人一个头一个脚,还真是抬着。饶是叶修从来没试过这样的姿势,看着也是极为不舒服的。叶修从两个人手里把周泽楷打横抱过来,跟安文逸说:“我把他送过去。”

他调整了下周泽楷在怀里的位置,嘀咕道:“看着挺瘦,怎么这么沉。”

把周泽楷交给安文逸已经两天了,这两天叶修总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了,又总是想不通,往往是想着想着就极为烦躁。叶修隐隐的觉得可能和周泽楷有关系,可又着实是确定不了。

敲门声打断了叶修的思绪。

“进来吧。”他说。

看到安文逸的时候,叶修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问:“怎么样了。”

“不太好。”安文逸陈述。

“新品种迷药,解决不了?”叶修说。

安文逸骤然抬头,惊讶的看着叶修,“你怎么知道?”

“呵呵,秘密。”叶修笑笑,又问道:“解决的办法呢?”

安文逸平复了下心情,也不意外叶修怎么知道他想到了解决办法。

“霸图张新杰新研究出的解药,以我所掌握的情报来分析,很有可能就是这种药的解药。”安文逸回答。

“不能确定?”叶修问。

“情报太少,只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

“拿到手之后能不能确定效果。”

“百分之九十五。”安文逸回答。

知道安文逸向来不是一个把话说满的人,叶修只是点点头不再说话。

安文逸转身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回身和叶修说:“最好在一周内让他醒来,否则可能会伤害到身体的各项机能。”

屋内只剩叶修一个人,沉思着如何是好。也不过几秒钟时光,他的脸上又重新露出了招牌式的嘲讽微笑。自言自语,“老韩,许久不见了啊。”
 
 
——————————
 
 
直到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叶修也没想明白,周泽楷分明是他的对手,他为什么要救他。并且还因为安文逸说有可能会影响身体机能就以最快的速度去了。甚至在安文逸检测解药成分的时候,还去催促过。

叶修想不明白他的反常行为,周泽楷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着完全陌生的环境,花了十几秒钟观察了房间里的构造,下意识的摸向腰间,不出意外的什么都没摸到。

“武器没收了,别找了。”叶修头也不回,就连姿势也没变,不过整个人的状态已然从放松变成了警觉。

“这是哪?”周泽楷撑死身子,用力甩了一下自己有些疼的头。面前的那个男人看起来颓然又无害,却让周泽楷本能的感受到了一种危险。

“兴欣。”叶修转过头,刚好和周泽楷四目相对,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漫山遍野的罂粟,勾引着他的心神。周泽楷漆黑的双眸中,清晰的映出了他的影子。

叶修走过去,仔细端详着那双眸子,严重闪过茫然。“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好看。”他问。

周泽楷做出防御的姿态,闻言摇了摇头。事实上,他小的时候因为不爱说话,又长了一张好脸,总会被欺负,长大了又因为沉默寡言的缘故被人畏惧,从来没有人面对面的对他说过“你知道你很好看吗”这样的话。

屋内就此陷入了沉默,叶修打量着周泽楷棱角分明的脸,有良好的耐心等着他的猎物自己送上门。

周泽楷目光定格在叶修的脸上,搜寻遍所有他有印象的脸,也找不到和面前这张一模一样的。

坐在床的边缘,明显感觉到周泽楷往里动了一下,叶修心里有些异样,很明显是不喜欢他这样的举动。

周泽楷也能感受到周遭气息的变化,突然间压抑的气氛让他浑身警觉,在感受到没有致命的气息之后,又悄悄的放松身体。

“我为什么在这?”周泽楷问。

“喝了新品种的迷药,晕倒在兴欣,被我手下拖过来的。”虽然不喜周泽楷刚刚的举动,但对于周泽楷的问题,他还是仔细的解答了。

“谢谢。”周泽楷的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出红色,许是很多年都没有犯过错,偶然的一次大意还被人如此正大光明的说出来了。

叶修很是新奇的观察周泽楷的耳垂,笑着回了一句:“以身相许就行了,不用客气。”

看到周泽楷的耳垂更红了,脸上的神色也僵硬了,叶修忽视掉心里一瞬间的失落,脸上笑容更深了。

周泽楷在心里理了一下这件事的逻辑,分外纠结的说:“我们俩,都是男人。”

叶修闻言忍不住笑了,伸手把周泽楷本来就不算整齐的头发揉的更乱了,还像恶作剧得逞一般笑的更为开心。

“你是叶修?”周泽楷蹙眉,心里想,所有的情报都说叶修是个跟强大的对手,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叶修这么的幼稚。

“没错,也可以说是——叶秋。”叶修凑近周泽楷的耳边,用自认为很是撩拨的语气说。

周泽楷惊讶的看着他,“斗神?”

不知道为什么,捉弄他的感觉能让叶修感受到不一样的满足,就像此刻。他反问,“怎么,不像?”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对于叶修就是叶秋这件事,他很诧异,但仔细想想,好像也合情合理。

“那嘉世呢?”周泽楷问。

“内部都知道什么情况,情报下了封口令,所以别人不知道。”周泽楷清楚的看到叶修有一瞬间的怅然,只一瞬间。

想说些什么来补救,不过这对于周泽楷来说显然太难。他只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两人因为这个动作的原因,距离更近了。

空气中好像有了暧昧的气息,周泽楷放在肩膀上的手,轻轻的,却让叶修的心仿佛被猫爪挠了一样,酥酥麻麻的。

来不及伸手握住他的手,肩膀上的重量就已然消失。

“叶修。”周泽楷叫。

“嗯。”他应声。

“我该走了。”周泽楷直视叶修。

“你是兴欣的俘虏,哪能这么轻易的放你走。”叶修用了一秒钟接收周泽楷的话,思考了两秒钟做出这个回答。

“想怎样?”他问他。

“还没想好,等我想到的。”叶修随口说。

“我能逃。”周遭本身带点情爱味道的气氛,因这一句生硬的话,显得有些针锋相对。

两人手里都没有武器,却有种针锋相对,你死我活的紧张感。

周泽楷的话让叶修心里颇为不舒服,想也不想的就反驳道:“不会让你逃走的。”

叶修说完之后就有些懊悔,且不论他平日里会不会说如此生硬的话,就单说对周泽楷的影响,想来也只会让周泽楷越发想逃离。

“小周,我……”叶修想解释点什么。

周泽楷挡下了他要说的话,抬头对他一笑,说:“我知道。” 
 
 

  
 
※未完※  
  

评论(6)
热度(55)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