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知我情深

【题记】

腐女年年有,就连古代也逃不过腐女的侵蚀,王笑笑就是其中一个。最近她觉得隔壁叶家大少爷和小周少爷之间的关系有点非比寻常。
 
 
【正文】

记忆中那个长相清秀的孩子已经长大了,也不再整日整日的追在他身后,寻找那只有他能给予的稀薄的安全感。

长大的周泽楷已经不能再用清秀来形容,除却那些倾国倾城,清雅俊朗等用俗了的词,叶修只能想到眉目如画。

其实叶修在曾几何时也被人如此形容,如今见到周泽楷,只得感叹那家姑娘的眼神不大好。

正当叶修伸出手,要拍在那个少年的肩膀上的时候,少年的身体巧合的躲过了叶修的手,又像没注意到他一样,步履毫无停顿地从他身旁走了过去,甚至连眼神都没给他。

“这孩子。”叶修喃喃自语,手指不小心碰到回廊旁刚刚挂好的灯笼,惊着水中的几条锦鲤四散游去,水面只剩波纹一圈圈荡漾。

沿着石子路,穿过后院曲折的回廊,再拐一个弯,那里第一间屋子就是叶修的房间,不过,现在看起来,他并没有回去的打算。

负手立在回廊尽头的凉亭里,看着院里脚步匆匆的丫鬟仆人,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样子。

周泽楷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宛如帝王的叶修,他印象中从未见过。

细想来,叶修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与其说帝王,不如说像是拯救了他的天神。把他带离了恐怖的地狱,为他撑死了一片天空。所以他小时候才会觉得叶修是那么强大,令他具有安全感。

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他转身离去。
 
  
——————————
  
  
不知道叶修到底在寒风中站了多久,天色慢慢变暗的时候他还在那里。他不知道周泽楷已经离开,或许……他是知道的。

府里的管家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他的旁边,见他正出神,扣手敲了敲支撑着整个凉亭的红柱子。叶修应声回头。
管家放下手里拎着的几条鱼,向前走了几步。“大少爷,今儿个年三十了,明天就是新年。”

叶修的视线从地上那几条还在活蹦乱跳的鱼身上移开,打量了管家一眼。“管家这是在感叹自己又老了?”

听着叶修的调侃,管家扯开了嘴角,说:“我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趁着叶家还需要我的时候,赚点养老钱。少爷们可是一年比一年强啊,眼见都要成家立业了。”

叶修过年后也就二十有二了,确已到了成家的年龄,同年的双生弟弟早已娶了正妻,而他却是连妾也不见一个。这着实急坏了叶氏夫妻。此时听到管家的话,叶修暗了眸色。眼神深邃地望向远方,说:“停,说正事吧。”

“哎,大少爷也别眼光太高,品行端正就好。”管家语重心长。

叶修挥了挥手,作势要走。

管家向左跨出一步,拦在叶修前面。“今天街上有花灯展,老爷让您带周少爷去看看。”

绕过管家的身体,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管家望着叶修的背影笑了。在他大半生的管家生涯中,只遇见过一个叶修,没有任何架子,就是作为下人也能随随便便挡在他的前面。虽然平时稍显不靠谱,尤其是在婚事方面让长辈操碎了心,但管家还是相当喜爱这个晚辈的。

眨眼的工夫,叶修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他捡起地上的鱼,也离开了。

风中只余一句轻叹,“少爷的武功,又进步了啊。”
  
 
——————————
  
  
周泽楷发现和他一起出去的人是叶修的时候,表现的有些抗拒。

倒不是说他有多不想和叶修相处,恰恰相反,他很想和叶修一起。

“许久不见啊小周。”叶修含笑看着和他坐的远远的周泽楷。

“下午,见过。”周泽楷回答。

“噫,那会儿不是没看见吗。”叶修说。

周泽楷知道叶修是在说他下午对他视而不见的那件事,周泽楷明了,但也没有说半句话。

脑子里净是叶父那句:“小周啊,你是个聪明孩子,知道该怎么做。”

身体微不可见得向右侧移了一点,悄悄地看了一眼叶修,在他左侧的叶修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视线瞥向窗外。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侧颜,不知不觉地出了神。

“想哪家大姑娘呢?”叶修下了马车后,许久不见周泽楷下来,打开帘子发现周泽楷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车停了都不知道。遂出言调侃。

周泽楷的脸色瞬间染上绯色。

这下换叶修惊讶了,随口的一句调笑,难道一语成谶?顺着猜测道,“隔壁王家二姑娘?”

从车上下来的周泽楷拢紧了衣服,听着四周传来的欢笑声,吵闹声。并不理会叶修。

还未走出几步,好巧不巧的就碰到了叶修口中的王二小姐,素手挑着一盏灯,在丫鬟的陪同下站在桥头。

“你看,刚说什么来着。”叶修用眼神示意周泽楷看桥头。

“她喜欢你。”周泽楷看了一眼说。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她也就是崇拜我,你还是有机会的啊。”叶修说。

“你自己用。”周泽楷少见的反击叶修的话。

“呵呵,于我来说无用。”

叶修说完这句话,两个人之间又是寂静无声。周泽楷向来话少,叶修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
  
  
——————————
 
 
“叶修。”

“小周。”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走了很远,湖面上浮着些许祈福的花灯。孩子的吵嚷声,小贩的叫卖声,也都渐渐远去。

“你说。”

“你说。”继上一句两人同时叫着对方,两个人又一次同时开口。

“这么默契啊小周。”叶修侧头看着周泽楷。感觉周泽楷没有回答的意思,又接着说:“去放个灯吧。”

周泽楷点头。

两个人顺着花灯飘来的方向,一路逆着河流向上走,不期然的遇见了刚刚被二人谈论半天的王二小姐。

“小女子见过二位公子。”王笑笑挡在叶修和周泽楷的面前,笑意盈盈的行了一个官宦子女的礼节。

叶父在朝为相,叶家地位确是比王家高,王笑笑这个礼也无可挑剔,不过叶修总觉王二小姐好像另有目的。她的眼角藏都藏不住的笑意,让叶修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出于礼节,叶修拱手叫了一声,“二小姐。”

“两位公子走在一起,真是赏心悦目啊。”她笑道。

“姑娘也很赏心悦目。”周泽楷不说话,叶修不知道王笑笑是何意,也笑着回了一句。这话说给被人可能是敷衍,不过放在王笑笑这个公认的美人儿身上,也有几分可信性。

“哦呵呵~”美人儿掩唇轻笑后,又言:“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完,带着三个丫鬟飘然而去。

叶修不明所以,周泽楷惊讶地看着王笑笑的背影。
  
  
——————————
  
  
第二天就是新年了,小孩子们都换上了新衣,万分期待着新年的到来。

几个孩子追逐着超过叶修和周泽楷,留下了一阵欢笑声。

“你小时候也和他们一样,一到过年就开心极了。”叶修说。

“嗯。”周泽楷心思沉重。

“长大了倒是没有那种开心劲了。”叶修叹言。

叶修从十几岁开始就总是离家闯荡,一走就是数月有余。周泽楷就是叶修在外救下的。那时,周泽楷家中意外失火,叶修看到的时候,周泽楷唯一的爷爷已经葬身火海,直剩下周泽楷一人。

叶修把周泽楷带回叶家,险些丧生的周泽楷还沉浸在巨大的恐惧和悲伤中,只愿意接触和相信叶修一个人。那一段时间叶修的身旁时时刻刻都跟着一个周泽楷,就连当时关系不错的王笑笑也都在那个时候疏远了。

周泽楷和叶修同吃同住一年有余。在周泽楷已经适应了之后,叶修又离开了家。

不论走多远,叶修每年都会在新年伊始回到叶家,而在叶修印象中,周泽楷在过年的时候心情雀跃,不过是周泽楷觉得又能见到他了而已,和新年这件事本无关系。

也是因为这样,在周泽楷还没明白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之前,叶修的父亲就已经看出了周泽楷的心思。

“你应该离他远点的,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叶父这样告诉周泽楷。当时的周泽楷并不懂叶父是什么意思。

周泽楷走出去之后,见到了许许多多未曾见过的新鲜事物,突然之间明白为什么叶修那么喜欢外面的世界。在一日复一日的路途中,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对叶修的感情超过了友情,是那种名叫爱情的感情。

他开始不知所措,也明白了叶父的做法。

回去后,叶父问了他近几个月的所见所闻,问他对外面世界的感受,他一一回答了。

唯有那句“小周,你知道该怎么做”,他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
  
  
写好字的花灯被周泽楷轻轻放在水面上,随着一阵风吹过,飘出去好远。

“本来还想看看你写了什么,飘地太快了。”叶修遗憾地说。

周泽楷知道叶修的武功,在水面上捡起一只花灯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叶修没去捡,显然是用这句话试探他。

“我们走吧。”周泽楷很是配合的说出了叶修要的答案。

叶修抬头看了眼半空中的月亮,酉时。“还早。”

“去别的地方。”周泽楷说。

叶修骤然回头,正巧撞进周泽楷的圈套,和周泽楷四目相对。

旋即,两人相视而笑。

“好。”叶修这样说。
  
  
——————————
  
  
新年伊始,叶父没有等到叶修和周泽楷。

一封叶家家主亲启的信送到了叶父手里,信上刚劲有力的笔迹只陈述了一件事。

叶父看完后递给了叶秋。

“这……父亲,怎么处置。”叶秋看完问道。

“对外宣称,叶家长子无心朝政,一心江湖。叶家大小事务都由你来负责。”叶父说。

“那他们……”

“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们去吧。”叶父无奈道。
 
  
【尾声】

自此江湖上流传着神仙眷侣的故事。

无人知道这对羡煞世人的神仙眷侣,性别,都为男。
 
 
 
 
※完※

评论(4)
热度(65)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