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假如我只有八厘米 上

叶修发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在叶修家里呆了好几天了。

清晨的阳光照在阳台上,在白净的瓷砖上映出金色的光晕。周泽楷就缩在阳台的一角,手里还抓着素白的窗帘,眼中尽是惊讶。

叶修拉开窗帘,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不禁揉了揉眼睛。这才和周泽楷分开两个月,他就有了幻觉?

再次睁开眼睛,那个小小的周泽楷还在面前,正看着他。

叶修伸手捉住了那个小小的人儿,放在手心里。不足十厘米的周泽楷在叶修纤长的手中,显得更小。叶修戳了戳周泽楷的脸,动了动周泽楷的胳膊,还捏了捏周泽楷的肚子,最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的印象中,叶修一向是泰然自若的样子,初次见到叶修如此惊讶,周泽楷忘了被发现的尴尬,盈满笑意的眸子直视叶修。仿佛在说“你也有这样的表情啊”。

叶修从震惊中回神,问:“会说话吗?”

“嗯。”

周泽楷人变小了,声音的分贝好像也降低了。叶修只看到了周泽楷的嘴唇动了动,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周泽楷也发现了这件事,当叶修把他举到耳边,他就双手抓住叶修的耳廓,大声说,“会。”

叶修条件反射的躲了一下,他没想到周泽楷的声音这么大。

此时,叶修的脑子还是不清醒的,他在家里看到了周泽楷,一个不足十厘米的周泽楷?怎么听也是不符合现实的。

“你是周泽楷?”叶修问。

周泽楷点了点头。

“我是谁?”如果有人告诉叶修这是一个恶作剧,相信他不会有丝毫怀疑。

“……叶修。”周泽楷坦然道。眼中笑意未减。

“这么仿真,哪个教授生产的你。”叶修揉揉周泽楷软软的肚子,满意的点点头。

“不是……”周泽楷早就想好被发现后怎么向叶修解释,到现在真的被发现了,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却是一句也说不出口。

“你想说,你是真正的周泽楷?”和周泽楷维持超出朋友的感情已有好几年了,揣测周泽楷的意思,对于叶修来说不是难事。

叶修把周泽楷放到书桌上,自顾自的打开了电脑。电脑刚开机的声响震得周泽楷向后退了几步,伸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叶修好笑的看着周泽楷纠结的小脸,拎起周泽楷的衣领把他放到了一旁的泡面上。

电脑大概是专门为了游戏配备的,启动速度相当快。叶修并没有如周泽楷预料的一般打开荣耀,而是点开了QQ,找到一枪穿云。

【君莫笑】小周,在的话扣1。

“前辈,不在。”周泽楷看到叶修给自己发消息,开口说道。

果然,过了十几分钟,叶修也没有收到周泽楷的回复。 他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时间正指向十点,平日里正是周泽楷游戏的时间。

叶修没理会周泽楷,又点开了职业选手群。

【君莫笑】@一叶之秋@无浪,你们队长呢?

【夜雨声烦】我靠靠靠叶修,周泽楷在哪儿你不知道?你还问别人?

对于叶修和周泽楷那点事,职业选手们大多也都知道了,尤其是和叶修关系不错的黄少天,知道的更不止一星半点。不过,叶修和周泽楷已经有两个多月没联系的事情,黄少天是不知道的。

【沐雨橙风】发生什么事了?

【君莫笑】没啥事。

【夜雨声烦】没啥事你通过轮回的找周泽楷?你们是不是分手了,哈哈哈,我就知道,小周那么善良的人,怎么能忍受你的心脏。

【君莫笑】……

不得不说,黄少天虽然是开玩笑,但好巧不巧的说出了事实。叶修和周泽楷的确分手了,而且已经分手两个月了。

自从分手后,他们再无联系,就连周泽楷退役的消息,叶修也是从电竞频道的新闻知道的。

【夜雨声烦】不会真让我说对了吧!哈哈哈@一叶之秋@无浪快叫你们队长出来。

【风城烟雨】???@一枪穿云

【无浪】队长退役第二天就离开俱乐部了。@君莫笑

【君莫笑】哦?

叶修发完这句话,就关了对话框,任群里狂刷消息。

“周泽楷手机号多少。”叶修问站在红烧牛肉味泡面上的人儿。

“xxxxxxxxxxx”叶修看了周泽楷一眼,很快就把注意力投在了电话上。

叶修用的是房间里的座机拨出去的,同样没有人接通。周泽楷这个人好像从世间蒸发了一样,怎么都联系不到。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晚上,还没有人有周泽楷的消息,叶修终于正视起了这个不足十厘米的小人儿。

“你真的是周泽楷?”叶修问。

周泽楷点头。

“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周泽楷摇头。

“你不知道?”叶修猜测。

“睁眼,就这样了。”
   
   
——————————
   
  
周泽楷的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也是一早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大的好像走不出去的地方。

好不容易跳下床爬到桌子上,就看到镜子中这样的自己。别看周泽楷笑叶修失态,当时周泽楷的惊讶不比叶修少。

不过比起叶修,他总是更容易接受这个设定,毕竟他非常清楚,世界上再无另一个周泽楷。

不清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变回去,周泽楷的心里也是毫无底气的。

加上周泽楷现在是在B市的酒店里,更是人生地不熟。

唯一觉得可以信任可以依靠的也就叶修一个了。

于是周泽楷离开了酒店,按照叶修说过的地址一路找了过来。

因为太小,周泽楷随时都有被踩到的风险,他要一边躲避行人的脚步,一边观察那对他来说大的不能再大的路标。好在周泽楷聪明,一路借助公交车地铁等交通工具,就算如此,本身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周泽楷用了近五个小时才走完。

实在是人太小,步伐都小了。也是因为小,周泽楷才能坐免费的公交,才能躲过叶修家门口保安的检查。

周泽楷一路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找到叶修。但当周泽楷到了叶修家里的那一刻,周泽楷突然不知道他以什么立场寻找叶修了。

曾经的男友?

叶修和周泽楷之前的关系该怎么形容,让叶修来说,他怕是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说法。周泽楷就更别指望了。

如果非要找一个说法的话,那就只能说——没有开始。

对,没有开始!

叶修和周泽楷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职业选手们讨论的话题了。周泽楷清楚的记得,当时他和叶修只是处于暧昧阶段,没有丝毫实质关系。

对于这些传言,叶修不否定,周泽楷也暗自开心。

久而久之,叶修和周泽楷的恋爱关系也就被众所周知。

他们好像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关系比暧昧更近了一步。却始终没有人去捅破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给彼此一个身份。

这样的关系持续了几年。

直到周泽楷偶然看到和某一个女孩相亲的叶修,周泽楷恍然觉得,也许生活该回到正轨上了。

那个女孩的面容在周泽楷的脑中一直很清晰,周泽楷觉得她是可以配的上叶修的。

于是,和开始不同,周泽楷对叶修说了分手,给了这份感情一个终点。

周泽楷记得那天,叶修的的脸上有近乎痛苦的神色,一瞬即逝,让周泽楷无数次怀疑那只是他的幻觉。

无论是不是幻觉,这份感情都已经结束了,周泽楷不愿去深究。他怕自己得到答案后,就想不顾一切的占有叶修。

就像大多数失恋的人一样,周泽楷以为不去想不去见就能忘得干干净净。他每天都把自己沉浸在训练中,沉浸在比赛中。可忙碌带来的充实不过是一时的,只要闲下来,叶修便无孔不入。

这种情况到周泽楷退役之后更为明显。没有了比赛分散心神,叶修更是无所不在。洗澡时叶修好像在门口,下一秒就会递给他睡衣。吃饭时叶修好像在旁边,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把不爱吃的都挑给叶修。甚至打荣耀时,都觉得叶修在自己的身后。

当周泽楷第三,还是第四次对着盘子一旁被挑出来的芹菜发呆的时候,周泽楷终于意识到,叶修对他的影响之大。不是他想忘就可以忘的。

他收拾好了东西,来到了B市,却不知道怎么去见叶修。

随便找了家酒店,办理了一周的入住,没想到第二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变小后的他毫不费力的潜入了叶修的家中,见到了叶修,却依旧不知道如何面对叶修。

这几天他就在叶修的家里,看叶修每天都忙忙碌碌,有关于世邀赛的事,也有周泽楷听不懂的事。

偶尔也会见到叶修对着某处发呆,像是在思考什么。

周泽楷发现,叶修做事很认真。

在和冯君宪商讨世邀赛的时候很认真,在处理公务的时候也很认真。但周泽楷也发现,这种认真是不一样的。

叶修在和冯君宪视频通话的时候,身上永远是让冯君宪无奈的慵懒,眼睛里却有周泽楷熟悉的光芒,让周泽楷知道叶修很认真。相反的是叶修处理公务时,整个人都感觉很严肃认真,就像……在考场的样子。

让周泽楷来说的话,他更喜欢谈论荣耀的叶修。
   
   
——————————
   
  
周泽楷恍神期间,叶修拿来了一把尺子,正对着周泽楷比划。

周泽楷看着庞然巨物般的尺子,向后退了一步。

“别动,我量量。”叶修伸手抓住周泽楷,把他贴在了尺子上。下结论般说道:“八厘米。”

又把尺子放到了自己的食指上,颇有些遗憾的说,“还没我的食指高。”

周泽楷:“……”

“你是怎么过来的。”叶修打量着周泽楷本身很长现在却不足五厘米的腿。

“走着。”周泽楷被叶修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又补了一句。“坐公交。”

“从S市到这儿?”

“B市。”周泽楷说。

说到这叶修大概也明白了,他没有去问周泽楷为什么来到B市,也没有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里,是怕答案太遂心还是怕伤心?叶修自嘲。

“我就这样把你送回轮回不太好吧,显得我多不厚道。”叶修的视线投在电脑上,语气漫不经心。

周泽楷的心里是有点在意叶修这句话的。虽然周泽楷很清楚,他和叶修的感情已经结束了,他现在和叶修的关系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可他还是在乎了,还是对叶修有了期盼。因此在听到叶修说把他送回轮回的话时,心里格外不舒服。

不知是和叶修赌气,还是和他自己赌气,周泽楷觉得,就让叶修把他这样送回去也好。然而他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就听见叶修说。

“等你变回来再送你回去。”

周泽楷因为刚刚分神,叶修中间说的几句话都没有注意听。不过只听这最后一句话,周泽楷刚刚赌气一样的想法已经瞬间消散。

叶修相当于承诺周泽楷变回来之前都可以留在这里,周泽楷的心里,有些不合时宜的开心。

“我可不会照顾人,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吧。”叶修说。

和叶修说的这句话恰恰相反,叶修对周泽楷很是贴心。不仅给周泽楷准备了小床,还特意给周泽楷买了餐具。

他显然不经常出门逛,就这几个小时的工夫,已经好几次带着周泽楷走错路,然后一脸淡定的看了看路标,又拐了回去。

七拐八拐之后,叶修还拿出电话询问了一下叶秋,终于在叶秋的指引下,走进了一家经营SD娃娃的店铺。

周泽楷从叶修的衣服兜中露出半个头,环视了一圈。店铺里面精致的SD娃娃,或坐或站,不过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都比现在的周泽楷高。

周泽楷人生第一次对自己的身高有了不满。

“老板,我要订做几套男装。”叶修的手轻扣在桌子上。

那老板抬起头巡视了叶修一眼,笑着问,“请问要什么样式的?”

叶修买衣服一向很随便,这次给周泽楷买衣服也从未想过到底要什么样子。他左右看了一眼,指着柜台上的几个男装娃娃,“这几种,一样两套。”

感觉叶修的随便,老板的笑容也没有刚刚明艳了。语气有些偏硬的问,“给多大的娃穿?”

叶修觉察到了老板态度的变化,不过他并不在意。伸出自己的食指,“和我的食指差不多高,八厘米左右。”

“这么小?很少见啊。如果方便的话,最好给我看一下。”老板很是感兴趣。

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周泽楷掏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为了避免眨眼,周泽楷率先闭上了眼睛。不过这并不影响老板的狂热。

周泽楷就算闭着眼睛,也感受到了来自老板的热情。有一只手向他伸来,在将要碰到他的皮肤时,另外一只手以更快的速度把他抓在了手心,周泽楷紧紧的抓住了叶修的手指。果然,这种触碰,只有叶修可以。

“这么小还这么精致,虽然闭着眼睛,但也帅的一塌糊涂。”老板激动的说。又用带着恳求的眼神看着叶修。“可以给我看看吗?”

叶修摇摇头。

老板也是喜欢娃娃的人,虽然遗憾,但也理解有些人对自家娃娃的占有欲。

“两天之后可以来取。”老板的神色有些低沉。

“帮我送到这个地址吧。”叶修说着,在桌上放了一张写着地址的便签条。
    
  
——————————
   
  
带着周泽楷离开了店铺,叶修伸手挡住直射而来的烈阳,四处看了一眼,最后果断带着周泽楷又回到了家里。

把周泽楷“扔在”了小沙发上,叶修又开始了忙忙碌碌的生活,正如周泽楷前几天见到的一样。面前的电视被叶修调到了电竞频道,此时正在播放的是荣耀上赛季的赛事。

这场蓝雨对战兴欣的比赛是上赛季的经典赛事,周泽楷已经看过无数遍了,都已经到了能说出下一个被使用的技能是什么的程度。他看了看身旁比他还要大的遥控器,终是放弃了换一个频道的想法。

百无聊赖的环视了一圈叶修的房间,这几天已经被他摸熟的地方。最后视线停留在了叶修身上,就只是这么看着他,周泽楷也有一种满足。

这几天他彻底了解了叶修的生活,知道叶修的睡衣不爱放在柜子里,偏爱扔在浴室,并且来打扫的阿姨也都是这么放的。知道叶修退役多年,在深夜抢BOSS的习惯依旧没变,偶尔在网游里说一句话,经常是一呼百应。周泽楷只是远远的看着叶修抢BOSS,但良好的视力让他看到别人对叶修的称呼——一枪决。

周泽楷身负荣耀第一人的名号,粉丝无数,网游里以一枪开头的ID名数不胜数,本也没什么好稀罕的。但周泽楷清楚的记得,一枪决这张账号卡分明是他的。是在第十三区开区的时候,为了体验新区而注册,后来莫名其妙的找不到的时候,也没太在意。原来是在叶修手里。

他到底什么时候拿走的?周泽楷又想到了这个问题。沉思中的周泽楷并没有发现叶修不知何时已经把目光投在了他身上。

当周泽楷感受到那道目光时,收获了叶修半含嘲讽半含宠溺的笑。

“这反应速度不太对啊,枪王大大。”叶修伸手把周泽楷拎到手心里,其实说“拎”倒更像是“捏”。

“嗯。”经过和叶修相处的这一天多,周泽楷已经颇为习惯叶修时不时的就“拎”起他,对叶修的信任已经战胜了失去重心的感觉。

“小周,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洗过澡。”叶修突然问。

周泽楷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满了红晕。说起来周泽楷也是爱干净的人,在这炎炎夏日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洗澡,变小了之后,藏在叶修家里,极为不方便,到现在的确还没洗过澡。

“哈哈。”毫无意外的,周泽楷的反应让叶修笑出了声。

周泽楷无声的控诉,眼神直直的看着叶修。

叶修分明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孔里看出了“还不是怪你”的意思,顿时笑声更大了。

见叶修毫无收敛的意思,周泽楷愈发觉得脸上发烫,巴住叶修的手指,作势就要下方的沙发上跳。叶修一见这架势,连忙抓住了周泽楷。

叶修的手掌距离沙发也就一米左右,搁正常体型的周泽楷肯定没问题,不过现在周泽楷只有八厘米,体重又轻,加上沙发是有弹性的,跳下去真不定怎么样呢。

“小周你这是羞愧到无地自容,想跳手自杀?”叶修语气惊讶道。

周泽楷摇头,思索了一下,颇为认真的说:“离开。”

明白周泽楷的意思是想离开他的手心,叶修又是一阵笑,就在周泽楷准备再次“跳手”的时候,叶修终于停下了笑声。

“走,哥带你洗澡去。”尾音中还存在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撩拨着周泽楷的内心。

周泽楷实在太小,给他洗澡也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情。不过叶修何许人也,荣耀那么多微操作都没有难到他,更何况只是洗个澡。

整个过程中,除了脱衣服的时候,周泽楷瞬间泛红的脸颊,以及轻微的抗拒,其他都还算顺利。

洗完后,叶修颇为郁闷的发现,周泽楷除了刚刚被叶修脱下来的这套衣服,再没有其他衣服。周泽楷尴尬的看着叶修,期望他能有解决办法。

叶修毫不客气的接收了周泽楷期待的眼神,发出了低沉的笑声。从今天买回来的一堆东西里找出了一张给周泽楷用的床单,折了两下给周泽楷裹在了身上

发丝上的水滴滴在刚裹上的白色床单上,也滴在裸露的皮肤上,顺着皮肤纹理游弋,颇有种抚触的感觉,周泽楷不觉得有什么,叶修却暗了眸色。

周泽楷闪烁着漂亮的眼睛看着叶修,刚刚被水蒸气蒸腾过的眼睛中晕着水雾,看的叶修的心里又是一颤。

“我去给你找衣服。”留下这句话叶修转身走了出去,背影有着周泽楷没有发现的狼狈。
   
  
——————————
   
  
叶修是到叶秋媳妇儿的收藏库里找衣服。

叶修的弟媳妇是一个SD娃娃的爱好者,不仅给娃娃买了不少衣服,也会自己做衣服。弟媳妇对于这些娃娃还有衣服宝贝的要命,平日里叶秋都不能碰一下,更别说叶修。不过不论是叶修还是叶秋都对这些娃娃不感兴趣,弟媳妇的收藏库也一直处于不上锁的状态。

叶修轻而易举的从里面“偷”出来了几件衣服。

扔给周泽楷之前,叶修也没看自己拿出来的是什么衣服。

周泽楷拖走一件比他大了数倍的衣服,又扯出了一条满是蕾丝的洋裙,另一只手拽着一件碎花布裙,眼神质疑的看着叶修。

“呦,没太注意,小周你就将就穿吧。”叶修点燃一根烟,毫无愧疚感的坐在床一侧,捣鼓着今天给周泽楷置办的“家具”。

周泽楷又拖走了几件衣服,床上仅剩下的是一件衬衫,和一套粉红色的比基尼。周泽楷尴尬的看着那套比基尼,又看了看叶修,见他正全神贯注的拼接小床,放弃了叫他的想法,自己把比基尼拖到了那堆不能穿的衣服上边。

背对着叶修解开了床单,快速套上了仅剩的衬衫。

衬衫大概是给15厘米的娃穿的。穿在周泽楷的身上已经到了小腿处。

略有些不习惯的拽了拽身上的衬衫,抬眼就见叶修已经把小床弄出了基本形状。看着那双如玉雕般的手穿梭在木质板子中间,周泽楷想去制止,又恍然想起,叶修已经退役好几年了。

但周泽楷对叶修这双手的珍视,无关退役与否,只要叶修还在继续打荣耀,那么这双手就是最珍贵的。

“叶修。”周泽楷走到叶修身侧,怕声音太小叶修听不到,他还伸手拽了拽叶修的衣角。

“嗯?”叶修回头,见周泽楷穿着像裙子一样的衬衫,勾起了唇角。“小周穿衬衫也好看。”

分不清叶修语气里的是夸赞还是嘲讽,但被说这句话的叶修迷了心神,那个笑容恰到好处的在周泽楷本就不太平静的心上,留下了千道波痕。

以至于周泽楷忘记了最初是想阻止叶修摆弄这些螺丝木板。

“手指。”周泽楷又一次拽了叶修的衣角。

这次叶修没有回头,手上的动作有一瞬停顿,回了周泽楷一句“没事”就接着忙活。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只要给他一个地方睡就可以,不论是沙发,还是床的一角。而叶修还是给他买了床,还亲手组装,他一直是很温柔的一个人。周泽楷心想,眼神一直关注着叶修那双纤长的手。

就在周泽楷眼睛的眨动速度越来越慢的时候,叶修完成了手里的作品——一张像模像样的小床。

“这就困了啊,正好做完了。”叶修好像是在和周泽楷说话,又好像在自说自话。

“嗯。”周泽楷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句呢喃。

叶修从袋子拿出白天给周泽楷买的被子褥子,铺在小床上,把昏昏沉沉的周泽楷放了上去。期间周泽楷不安分的动了几下,叶修迅速调整手的姿态以及移动速度。

安置好了周泽楷,叶修把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堆在了地毯上,扯了条浴巾进了浴室。

等到叶修从浴室出来,周泽楷已安然入眠。叶修用毛巾擦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眼角瞥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被子踢到脚下的周泽楷。

“真是孩子。”叶修嘟囔着给周泽楷扯好了被子,停留在周泽楷身上的视线晦涩难懂。

周泽楷像是感觉到了叶修的视线一样,翻了个身,背对着叶修。

“拿你怎么办才好。”叶修暗叹,看着周泽楷的眼神柔和了许多。
   
    
   
  
※未完※

 

 下一章 
  

评论(29)
热度(207)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