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遇一人终老

叶修七十岁的时候,参加了社区举办的名为“关爱老人,走进老人世界”的公益活动。

即使叶修到了七十岁,不爱参加各种活动的性格还是没变,这次也只不过是拗不过15岁孙子的强烈要求,才不情不愿的来了。

志愿者都是XX大学的学生,在学校的组织下来到了小区的中心公园,在这里摆开了桌子,每张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水壶和两只一次性水杯,兴许是怕聊天的过程中口渴。

叶修到中心公园的时候,距离规定的九点钟还有两三分钟,许是老人们都闲来无事的原因,公园里已经是熙熙攘攘了。

叶修的视线中,一女孩从人群中穿行,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看着想加快行走的速度,却因为来来回回行走的人群不得不放慢脚步。

有时也会不小心和路过的老人撞到,就见她局促的说着什么,说完后又坚定的朝着叶修的方向走过来。

“叶大爷。”女孩走到叶修面前,欣喜的叫了声。

“嗯?”叶修视线中,女孩穿着白衬衫牛仔裙,一身的文艺气息。叶修的脑中恍然一闪,觉得自己曾经也认识一个文艺气息浓重的少年,始终也想不起是谁。

“叶大爷,我是这次活动负责接待您的志愿者,我叫季乐,您可以叫我小季。”季乐的语调上扬,听在叶修的耳中就是青春的活力。

叶修跟着季乐找到了摆放着叶修名字的桌子,季乐抢先叶修一步扯出了椅子让叶修落座。叶修无奈的笑笑,这也就是老年人的特殊福利了吧。

年轻时的叶修虽然嘲讽,但骨子里也是有绅士风度这种东西的,绝不会让女孩子帮他扯椅子。老了之后,也该遵守老年人的规则了,叶修说了声“谢谢”便坐下了。

季乐在叶修坐下后,绕到桌子对面坐下。从水壶中倒了一杯七分满的水,推到叶修面前。

“听说您年轻的时候是荣耀职业选手,被称为荣耀教科书。”季乐显然是了解过叶修的,至少也是在百度百科上搜过的。

“很久以前的事了。”叶修的态度不悲不喜,语气只是陈述,像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不知情的人完全想不到他曾为荣耀付出全部心力。

“当时您引领了电子竞技的时代啊。”季乐也是对游戏感兴趣的人,发现叶修是远古大神,激动不已。

“过奖了,我也就是拿了……”叶修说到这里,突然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拿了几个冠军,只得含糊的说:“几个冠军而已。”

“四个,四次联盟总冠军。”季乐替叶修说出了次数,脸上的兴奋情绪还未消散。

“你怎么知道,这个百度百科上也有?”叶修问。

“我不是从百度百科上知道的,是叶林说的。”叶林是叶修的孙子,15岁的年纪,也是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

“哦?你们也认识啊。”

“嗯,我和叶林同一个战队。”

季乐这么一说,叶修想起自己的孙子好像说过这件事。

“他好像说过,我忘了。老了就是这样,总什么也记不住。”叶修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季乐笑眯眯的说:“大爷,您看着也就五十多岁,哪儿老了。”

叶修刚想说些什么,又被季乐下一个问题打断了。传到叶修耳朵里的是季乐清脆的声音,问道:“大爷,您最爱的人是谁?”

叶修的脑中浮现了一个身影,半长的头发到脖颈处,乌黑浓密,俊美的脸庞,精致的五官,以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大爷?”季乐叫。

回忆中的叶修把水撒到裤子上,也浑然未觉,听到季乐的声音才恍然惊醒。把手中的水杯放回桌子上,从季乐手里接过纸巾,在裤子上胡乱擦了两下。

“最爱的人啊,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叶修感受着从裤子上传递到腿上的湿意,在炎热的夏日,其实有着说不出的舒服。就像和那个人牵手拥抱,有违常理,却令人心满意足。

“您还记得?”季乐问。

“记得啊,那个人叫周泽楷。”叶修的眼睛没有因为年龄增大而变浑浊,反倒有一种平静,像一汪湖水。

季乐觉得,叶修说到周泽楷的时候,眼睛比刚刚更有神采,像是在阳光下的湖水,波光粼粼的。

“是叶林的奶奶?”季乐试探的问道。

叶修轻轻的摇摇头,“他是我曾经的……恋人。”叶修思索了一下,想找一个词语定义他和周泽楷的关系,最后用了一个中规中矩的词语——恋人。

“你们分开了?”季乐自己都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特别的多余。

“嗯。”

七十岁的叶修忘了很多的事情,比如他总觉得自己认识一个和季乐一样的文艺青年,却总想不起是谁。比如他已经忘记了昨天给家里的猫吃了什么,再比如他总是记不起吃苏沐橙给他买的老年钙片。

随着他能记住的事情越来越少,周泽楷的脸庞在他的记忆中反倒越来越清晰,思念如同潮水般,侵蚀着叶修的内心。

恰也应了那句,“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那您和叶林的奶奶……”季乐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问。

叶修毫不在意的打断了季乐的话,说:“商业联姻。”

“抱歉。”季乐神色愧疚。

“事实而已。”叶修语气依旧无悲无喜,就连遗憾,季乐都没有从他的话中听出半分来。他就像在陈述“今天天气真好”一样,陈述他的婚姻。

这时的季乐感觉叶修这个人好像什么都不在乎,就连对他的生活也是如此。他就好像一杯水,常温的水,不沸腾也不冰冷。索然无味,又让人觉得最朴素最自然,好像本该如此。

“冒昧问一下,您和周……您的恋人,为什么分开了?”季乐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周泽楷。

“因为我们在一起有违常理。”叶修勾唇笑了。

这是今天第一次,季乐在叶修的脸上看到了笑容,季乐却认为,这是叶修今天最痛苦的神色。

“是因为家庭?”季乐小心翼翼的问。

叶修摇头,回答道,“因为他也是一个男人。”

季乐突然沉默了。

叶修的思绪回到了那一年,第十赛季刚刚结束的日子。

——————————

兴欣拿到冠军后的第五天,叶修处理完兴欣的一切事宜,坐上了开往S市的火车。

叶修在提前预定的酒店中,百无聊赖的等着周泽楷的到来。

敲门声想起的时候,叶修以为会看到年轻的恋人开心的笑颜,现实却给了他狠狠的一巴掌。

站在门口的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实在不能称为开心,甚至有些肃穆。这不像叶修想象中的场面,甚至不像他们每次见面的场景。

叶修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感觉有些像第八赛季退役之前的感受。唯一的区别就是那时他并不想去挣扎,不想去戳穿嘉世丑陋的一面,带着对嘉世的祝福他离开了。现在呢?叶修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小周?”在一起也有不长不短的一年了,叶修知道周泽楷不会主动开口,于是带着疑问的叫了周泽楷。身子也躲开了门口,让周泽楷进去。

周泽楷走进去后坐在沙发上,默不作声。双手交叉放在腿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叶修把水放在他面前的动作都没引起他的注意。

“想什么呢?”叶修在周泽楷旁边坐下。

周泽楷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叶修,几次启唇又无疾而终。最后艰难的吐出了三个字:“分开吧。”

叶修的眼神毫不避让的直视周泽楷的眼睛,似是要透过眼睛看到周泽楷的内心。

周泽楷无数次想要躲开叶修的眼神,之所以坚持这么久没有闪躲,只是因为心底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坚持住”。

“为什么。”周泽楷听到叶修问,语气中微乎其微的颤抖,除了周泽楷怕是无人能察觉到。

“不合适。”他依旧看着叶修的眼睛,不躲不闪,坚定到叶修都无法反驳,就像表白的时候一样。

“周泽楷我们在一起一年了,你说不合适?”叶修的声音没有歇斯底里,一如平日里交流的语气。

周泽楷却宁愿听到叶修歇斯竭底的声音,情愿叶修把所有的感情宣泄出来。他这样保持表面的平静,把所有的情绪压抑,是周泽楷最不愿意看到的。周泽楷甚至觉得,叶修这样平静的态度,更让他愧疚。

“道德伦理。”周泽楷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接受。”

“小周,我一向不喜欢提一些喜欢与爱的词语,我觉得你和我都懂,我们之间没必要说的那么明白。现在我想知道,我们之间还有感情吗?”叶修移开了视线,侧脸对着周泽楷。

周泽楷不再正视叶修的眼睛,悄悄松了一口气。但对于叶修的这个问题,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回答。

于是,他沉默了。

叶修苦涩的勾起了嘴角,“我知道了。”

叶修过完一半的生命里,有两次出现这种不好的预感,第一次他被嘉世俱乐部舍弃。第二次他被周泽楷舍弃。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就由我来成全吧。”叶修默念。就像成全嘉世,成全陶轩一样,成全周泽楷吧。

周泽楷继续沉默,叶修的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

“对不……”周泽楷剩下的话被叶修的吻尽数封在唇间。

周泽楷清晰的感受到叶修的唇舌在他的唇齿间肆虐。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次亲吻,这次的叶修格外强势,不容许周泽楷拒绝,更不给周泽楷拒绝的机会。

再放肆一次吧,仅此一次。

周泽楷握住叶修伸到胸前的手,自己伸手解开了衬衫扣子。

叶修的吻更加肆虐,偶尔过硬的碰撞,让两个人感觉到痛感,却无人在意。

两个人一味地进攻,想在彼此身上找到自己最后存在的证据。

这一夜,他们亲吻拥抱,他们互不相让,他们以这种方式祭奠一年的感情,以这种方式来分别,诉说再见,亦或是再也不见。

周泽楷的身体早已熟悉叶修,彼此间的交缠在此时融为一体。没有过多的言语,用身体表现着不舍与决绝。

像是狂风大作,内里蕴含着的依旧是温柔。叶修怕伤到周泽楷刻意放缓的节奏,在周泽楷发间细碎的亲吻,无一不是叶修的温柔。这种温柔,叶修做了,周泽楷懂了。

两人拼命的在对方身上索取着什么,也留下着什么。

一切归于平静后,胸前背后的吻痕说明着一切。这是第一次,他们疯狂的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或许也是最后一次。

在充满两人气息的房间中入睡,是叶修和周泽楷对彼此最后的眷恋。

——————————

“他是我最爱的人,也是唯一爱过的人。”就在季乐不知所措的时候,叶修又说了一句。这时叶修脸上的笑容,终于少了悲伤的意味。

“真遗憾。”季乐感叹。

“您后悔吗?”季乐又问。

后悔吗?这真是一个该死的问题,折磨了叶修四十多年。无数个日日夜夜,叶修也问自己这个问题。后悔吗,后悔了吗?

“呵呵。”叶修笑。

悔,当然后悔。但这种后悔在四十年后的今天该如何说出口,又该如何挽回。

这一辈子,他一直有着坚定的目标,并且一直坚定不移的向目标前进。就像离家出走成为职业选手,就像兴欣拿到冠军后,毫不犹豫的退役。

周泽楷成了唯一的例外。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他的生活,进入他的生命里。当他打算把周泽楷和未来捆绑在一起的时候,周泽楷又毫无预警的离开了。

叶修这辈子最不想半途而废的事,也是唯一半途而废的事,就是和周泽楷走一辈子。

“抱歉,虽然是谈心,但好像挖掘了您太多私人问题了。”季乐拿起叶修空了的杯子,倒上了水。

叶修接过季乐递过来的水,放在桌上。纸杯和玻璃桌面碰撞,发出“咔”的声音。

惊醒了睡梦中的人。

——————————

叶修睁开眼睛,屋内是偏暗的色调,烈阳被窗帘尽数阻挡在了窗外。略有些凉意侵袭,叶修抬头,空调的温度显示22度。

叶修无奈的摇头,自己竟然做梦了,而且这梦跨越了四十年,梦到了自己老的时候。

身侧的周泽楷依旧闭着眼睛,安静的睡颜,衬的这张本来就英俊的脸庞更加完美无缺了。

梦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尤其是七十岁的叶修表达出的遗憾和后悔,叶修现在还心有余悸。

对于身边的这个人,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叶修脑中思绪乱飞,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周泽楷身上。周泽楷因为被空调冷气吹到而瑟缩的一下,没有逃过叶修的眼睛。

拿起空调遥控器,按下了“关”。空调发出了“嘀”的一声,扇叶随着声音合上了,只留一个红色的灯光亮着。

空调关了,室内的温度依旧停留在有些凉的状态。叶修放下遥控器,想帮周泽楷扯下被子,刚回头就看到周泽楷睡眼朦胧的看着他。

“醒了?”叶修随口问。

“嗯。”

室内陷入了一片沉默中。

“周泽楷。”叶修叫。

周泽楷睁着那双还未完全从睡梦中清醒的眼睛看向叶修。平日里盈满了周泽楷所有感情的眸子,现被水雾包裹。说不尽的欲拒还迎,使本就漂亮的双眸更是美丽。叶修心里一颤,舍不得移开停留在周泽楷身上的视线。

“我觉得你后半辈子,很难再碰见像我这么喜欢你的人了。”叶修说。

周泽楷看着叶修,静静地等着叶修说完。

“所以……就别分开了吧。”叶修接着说。

周泽楷想说些什么,思索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叶修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略有些尴尬的氛围,“叮叮咚咚”的默认铃声欢快的响着。叶修拿起手机看了眼,手指在挂断的键上停留了几秒,最终按下了接听。

手机是陈果买给叶修的,说是退役了方便联系。叶修本是不想要的,但耐不住所有队员都跟着一起起哄,就把它装在了随身的包里。昨天等周泽楷的时候拿出来捣鼓过一会儿。

“混账哥哥。”电话刚接通,叶秋的骂声就传了出来。

叶修拿着手机走到了窗边,拉开了窗帘。夏日的烈阳少了窗帘的阻挡,尽数倾泻进来。

周泽楷一时间不能适应阳光的直射,眯起了眼睛。看着逆光站立的叶修,周泽楷心中思绪翻涌。

叶修,你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的分开吗?结果只因你的一句挽留,我费尽心力铸就的千军万马便溃不成军。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你的挽留,怕自己下一句就答应你的要求,所以只能沉默。

如果可以,多么想和你走到天荒地老。

周泽楷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笑过之后又觉得一阵悲伤。自己视线中的这个人,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不该被自己连累。

“嗯?”叶修突然出声,把周泽楷彻底拉回了现实。

“我说,你看报纸了吗?”叶秋问。

“没,怎么?”叶修问。

“报纸标题‘兴欣队长叶修公然出柜?’,还有一张拥抱的照片,有你的正脸,还有一个背影,我看着像周泽楷。”叶秋说。

“怪不得小周说要分开。”叶修释然。

“他是不是怕被爆出来,影响他的人气。”叶秋问。

“小周不是那样的人,好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叶修说着挂断了电话。

电话中只余叶秋出口一半的“等……”字。

叶修回身直奔周泽楷放在沙发上的背包。在周泽楷差异的目光中,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报纸。

“你就是因为这个要跟我分开?”叶修把报纸放在周泽楷面前。

周泽楷的视线中赫然就是他和叶修拥抱的照片。

“小周,我是在乎别人目光的人?”叶修问。

“还是,你在乎?”在周泽楷未回答的时候,叶修接着问。

“不……”周泽楷急促的回答。他不在乎别人说他什么,但他不喜欢别人说叶修。叶修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不希望因为他,让叶修的人生有了污点。

“小周,这些报道我不看,也不会在乎,我知道你也不在乎。所以,不要因为这个跟我说分开。”叶修说。

周泽楷沉默。

“我不会答应。”叶修说。

周泽楷继续沉默。

叶修知道,周泽楷还在固执己见。

“周泽楷,就像别人说的一样,我们不是天生喜欢男人,只不过喜欢的恰好是个男人而已。”叶修说。“而我,恰好喜欢你。”

周泽楷呆滞,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听到叶修明明白白的说喜欢。

“你我都知道,我们不被大众接受,但我觉得从在一起的那天起,你我都应该有了心理准备。”叶修接着说。

“这一天迟早要来的,媒体的评价,退役之前我不在乎,退役之后更不会在乎,随着我在电子竞技中的退出,这个新闻过几天也就被淡忘了。”

“知道,但……”周泽楷都知道,他知道叶修不在乎,可他在乎。他不希望别人给叶修贴上同性恋,恶心的标签。他希望叶修是完美的,不止在他眼中,在任何人的眼中都是完美的。

“周泽楷,如果你现在退役了,我一定会宣告全世界,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了。”叶修说。“你还要继续打比赛,你的职业生涯不能毁在这,所以我庆幸报纸上没有你的脸,庆幸你没被我连累。”为了让周泽楷明白,叶修强调了“被我连累”这四个字。

“不应该。”是你不应该被我拖累,你应该更好。

“周泽楷,我说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周泽楷的坚持在叶修的眼中已经近乎顽固了,但也有一种感动在叶修心里滋生。他的周泽楷,是那么为他着想,那么可爱,也那么让他心疼。

“现在,我在乎的只有你。”叶修说。

周泽楷想狠狠地拒绝叶修,话在嘴边打转,却总也说不出口。

“你,还爱我吗?”叶修问。

“不”字穿过周泽楷的肠胃,到了嗓子,调皮的在声带那里玩着捉迷藏,不肯出来。

“小周,你一直不会撒谎。”周泽楷的犹豫已经说明了一切。“小周,别什么事都自己承担,你要知道我也是可以为你遮风挡雨的。”

“叶修。”周泽楷叫。

“小周,别再说分开了。”叶修搂住周泽楷,脑中出现的是睡梦中季乐问的那句“后悔吗”。

不后悔!

因为他要紧紧的抓住手里的幸福。

“爱你。”周泽楷说。

周泽楷的表白来的突兀,叶修生怕周泽楷下一句又要分手,抢先说:“那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好。”周泽楷点头。

叶修诧异的抬起头,对上了周泽楷含笑的双眸。

“以后……不会了。”周泽楷说。

叶修再次抱住周泽楷。

那个梦,或许不会成真了。

七十岁的时候,叶修的身边不会有十五岁的孙子,不会有季乐。只会有周泽楷。

白发苍苍的叶修,和白发苍苍的周泽楷,一起坐在门前的躺椅上,那画面既美丽又幸福。

  
  
 
※完※
  

评论(10)
热度(97)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