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所幸有你

周泽楷是在自家的信箱中收到的结婚请帖。

身边的好友都已结婚,周泽楷着实想不到是谁发来的结婚请柬。

打开请柬,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名字,周泽楷条件反射地揉了揉眼睛。

国家批准同性结婚法不过数月,已经有无数同性情侣奔赴婚姻殿堂。周泽楷意外,喻文州和黄少天也赶上了同性结婚的潮流。

二月二十五日,周泽楷跟着请柬上的地址来到了G市。对于喻文州和黄少天会选择在蓝雨的比赛场地举办婚礼,周泽楷并不惊讶,相信任何一个职业选手或者荣耀粉丝也都不会惊讶。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婚礼是由荣耀联盟和蓝雨俱乐部联合举办的,也算是回馈粉丝的福利。虽然还是有人对同性恋这件事表示不接受,但大多粉丝还是持祝福心理的,早早的来到了婚礼场地。

周泽楷从出租车上下来的时候,场馆外已经有了不少人。周泽楷压了压帽子,低头在人群中穿行,身高优势,偶尔有撞倒怀里的女生,周泽楷总会条件反射的侧头,然后扶住女生的肩膀。

可能因为戴了口罩的原因,周泽楷一路还算顺畅,并没有被认出来。

在选手通道里,周泽楷看到了一个一如既往颓废的身影。漂亮的食指和中指间燃着一支烟,人懒懒地靠着墙。

周泽楷看到叶修后,身体先思想一步做出了转身的反应,看到“安全出口”才想起,选手通道有且只有这么一条路。

“小周,怎么见到我就走。”周泽楷再转过身,叶修已然掐灭了烟头,在他面前不足三米的位置。

“……不想。”周泽楷想了一下,说到。

“不想见到我?”

周泽楷想解释些什么,就听叶修接着说,“上赛季输给我,输怕了?”

“……”周泽楷沉默。

对于叶修避重就轻的行为,周泽楷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却没办法开口指责叶修什么。

——————————

首届世邀赛结束后,周泽楷经过数天的思索,终于决定向叶修表白。

在苏黎世的最后一晚上,周泽楷敲响了叶修的房门。彼时叶修正在和陈果通视频,开门的时候,叶修还在说,“老板娘,你等会。”

周泽楷进来后,坐在摄像头照不到的位置,也不出声。

“谁啊。”陈果倒是问了叶修。

“小周。”叶修满不在乎的回答。

自从参加了联赛后,陈果对荣耀大神有了些抵抗力,但听叶修说是周泽楷的时候,陈果的气焰还是收了收。

“你们先聊,我先挂了,替我向小周问好。”陈果说完,还没等叶修点头,就挂断了视频。

叶修回过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周泽楷,耸了耸肩。“你自己听到了。”

“嗯。”周泽楷知道叶修说的是替陈果问好的事。

周泽楷表面看起来和平日一样,脑袋却在不停的转动。但思绪却像一枪穿云的子弹一样无解。

“有事?”叶修问。

周泽楷点头,许是放弃了思考,开口说,“在一起。”

“嗯?”

“和我。”周泽楷补充到。

“和你在一起?我?”叶修猜测。

周泽楷点头,想了想,又说:“喜欢前辈。”

叶修只稍微惊讶了一会儿,便接受了这件事,心里对周泽楷的感觉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但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决不能答应周泽楷。

如果两人在一起,这件事情被公之于众,他已经退役,自然是无所谓,更何况,他对这些流言蜚语向来也不在乎。但周泽楷要面对的却是世人的讨伐,所有的指责都会压在他一人身上,他接下来的职业生涯又该如何度过。

“和我在一起,要面对什么,你知道?”叶修问。

周泽楷点头,看向叶修的眸子中,只有坚定。

“为了我,荣耀都能放弃?”

周泽楷沉默了,思考了一会,摇头。叶修和荣耀一样重要,为了叶修放弃荣耀,他做不到。

“不要拿你的职业生涯做赌注。”叶修说。

周泽楷低头,叶修虽然没有直接拒绝,但聪明如周泽楷,又怎能听不出话语里拒绝的意味。

周泽楷甚至觉得,叶修的这句话比直接拒绝来的杀伤力都强。

周泽楷想过,叶修接受会怎样,叶修拒绝又回怎样,唯独没想到,叶修的一记软刀子,插到了他的心里。

可那就是叶修,那个他深爱的叶修。遇到了叶修,才恍觉生命圆满的周泽楷,不论叶修拒绝还是接受,他都无力改变爱他的那颗心了。

——————————

周泽楷是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叶修的,队友?已经不是了。对手?也不是了。前辈?他不想。

和叶修一起入场,本以为该分开了,才发现两人的座位号是挨在一起的。周泽楷心里既纠结又开心。

侧头看了眼叶修,一年未见,周泽楷竟没有半分陌生。

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入场,场馆内只听一阵喧哗,隐约可以听出“剑与诅咒”四个字,在嘈杂的声音中,越来越清晰,最后只剩这四个字。

由此可见,场馆内大部分还是荣耀粉,或许可以说是蓝雨粉。

全息投影已经在场馆中投出了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身影,就站立在红毯的尽头。周泽楷想,君莫笑和一枪穿云站在一起,应该也是很美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皆是一身西装,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神色中尽是幸福。俩人手牵着手并排走在红毯上。

坐在亲友席最前排的,看起来年龄略大的男人,神色严肃。想来是喻文州或者黄少天的父亲,他对这桩婚姻的态度好像并非支持。

喻文州和黄少天走到红毯尽头的时候,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造型也同时发生了变化。索克萨尔手中灭神的诅咒抬起,武器顶端泛着黑色光晕,直指夜雨声烦,这边的夜雨声烦也不甘示弱,手中的冰雨被幽蓝色的光芒包裹,和灭神的诅咒呈对立之势。只不过说是对立,却终究多了那么几分似有若无的暧昧,尤其是在所有人都坚定的认为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永远不会敌对的场面下。

喻文州和黄少天就在灭神的诅咒和冰雨的光芒下交换戒指,互相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在所有的同性婚礼中,这几乎是潜在的规则。国家虽同意了同性结婚法,但对于社会来说,总有一些人接受不了这有违传统的爱情。因此同性婚礼中,大多都刻意避免更为亲密的接触。

在证婚人的引导下,喻文州和黄少天许下对彼此的承诺。

在此时,叶修清晰的捕捉到,周泽楷眼中闪过的,近乎羡慕的神色。

场馆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周泽楷疑惑的回头,恰巧对上叶修的视线。叶修没有半分被发现的尴尬,从容的把视线转到台上。

掌声的响起一点也不突兀,因为这个时刻才是真正能让荣耀粉激动的时刻。台上出现了每个战队的核心角色的全息投影。

全息投影在荣耀联赛中应用已有三年之久,本身没有什么新鲜感,但每队的核心同时出现在一个舞台上,这是连世邀赛和全明星周末都做不到的事情。

这一刻全场沸腾。

更让人激动的是,这些角色的操作者也都走上了舞台,站在了角色旁边。周泽楷看了眼叶修,也起身走了上去。

场上主持人拿着麦克风,从王杰希开始,一人说了一句祝福语。麦克风递到周泽楷嘴边的时候,周泽楷只简单的说了声,“恭喜。”

“谢谢周队。”喻文州笑着说。笑容里隐含着对周泽楷的鼓励和支持,可惜无人看懂。就连周泽楷也只是觉得喻文州的笑容里隐含着祝福,却读不懂是什么含义。

台下的叶修听到主持人叫他的名字时,惊讶地抬头。黄少天对他眨眨眼,做了个“惊喜吧”的口型。

叶修即使再不愿,也不会在黄少天的婚礼上让黄少天下不来台。两人私交摆在那儿,这会儿的不情愿,他更愿意场下再算清楚。

叶修走上台后,全息投影也配合的打出了君莫笑的投影,全场又是一阵掌声。兴欣没有能够继承君莫笑的选手,因此自叶修退役后,君莫笑再也没在公众面前亮相。此时君莫笑撑着千机伞,站在叶修身边,并肩而立。

不少叶修粉看到久违的角色和选手,悄悄地泪湿了眼角。不论叶修退役与否,叶修的传说,永远在他们心里。

“叶神对新人说句祝福吧。”主持人说着,把话筒举到了叶修嘴边。

“哦,新婚快乐。”叶修说。

这敷衍的态度,不止主持人,就连那边的黄少天都险些跳脚,但被喻文州用眼神制止了。

“如此,谢过叶前辈了。”喻文州说。

叶修回以一笑。

“前辈,接下来问答环节,不如再留几分钟。”喻文州问。

叶修刚想拒绝,身旁的主持人凑近他耳边说,“黄少说就当帮他忙了。”

叶修看了眼身周充斥着幸福感的黄少天,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倒是黄少天一脸惊讶的看着叶修。

主持人松了一口气,想到开场前喻文州交代他,一定要把叶神留下,当时他几乎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叶修和媒体人好像天生不和一样,才开始躲了媒体人几年,后来又总是让记者无言以对,实在是让他们又爱又恨。

主持人对喻文州感激的笑了笑。临上场前喻文州告诉他,如果叶神有拒绝举动的时候,就说是黄少的要求,主持人本身没抱太大希望,想不到效果甚好。

问答环节多半围绕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展开,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谁先表的白,在一起多久,能问的几乎都被场内观众问了个遍。也有对其他人提问的,但在蓝雨主场显得微乎其微。

各路大神们也都乐得给喻文州和黄少天当背景,听到从未听过的趣闻时,也都非常不给面子的大笑,心里想着,下次可以当槽点了。

“7排75号。”这是喻文州选的座位。叶修看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个穿米色风衣的妹子,露出来的领子像极了蓝雨的队服,当她表达自己想问的是周泽楷的时候,叶修想起了喻文州之前对周泽楷似祝福似鼓励的笑容,感觉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东西。

“周队,您和叶神都是荣耀第一人,但却鲜少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今天我终于见到了周队和叶神坐在一起,算是满足了我的心愿了。我想问的是,周队,您对您身边坐着的叶神有什么看法呢?”穿着米色风衣的女孩双手拿着麦克风,一字一句地说,感觉不到丝毫激动紧张的情绪。

周泽楷是出了名的话少,语言交流难度系数极高,加上售票时和开场前的特别提醒,大部分关注点聚集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本场这是第一个提问周泽楷的。

周泽楷下意识的把视线转到了叶修身上,发现叶修也正看着他,眼神中有一种沉思,周泽楷不懂。收回视线的时候,周泽楷看到喻文州,像刚刚一样,笑容里充满祝福。从喻文州开口留下叶修开始,到现在的提问,或许都是喻文州的手笔,周泽楷和叶修都明白了。

周泽楷喜欢叶修这件事,除了两个当事人,也就只有喻文州知道。世邀赛的时候,喻文州和周泽楷同住一间房间。喻文州属于人缘极好的人,即使是不善言辞的周泽楷,也能感受到喻文州的善意。

那时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没在一起,周泽楷观察到比赛场下的喻文州注意力都在黄少天身上,喻文州自然也看到周泽楷对叶修的关注。两个人更像是同命相连的难兄难弟,从互相的眼神中看到彼此彼此的对话。

此时喻文州和黄少天早已修成正果,喻文州许是还记得和周泽楷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交情,在自己的婚礼上想要推他一把。

喻文州显然不知道周泽楷早已对叶修表白这件事,对于喻文州的帮助,周泽楷对他感激的笑笑。

“前辈。”周泽楷想了想说。

“那周队对叶神是对前辈的尊敬之情?”米色风衣的女孩接着问。

周泽楷摇头,视线再一次看向叶修,叶修早已退役,两人相见的机会少之再少,或许这是他和叶修最后一次相见。

“喜欢。”周泽楷说。

周泽楷出于私心,把他对叶修的感情宣告了世界,场面一瞬间的静寂。

反应最快的是提问的女孩,几秒钟的惊讶后,脱口而出,“那么叶神是什么态度。”周泽楷的视线随着问题,第三次投向叶修,有期盼有受伤,还有不变的坚定。

“谁又能拒绝小周呢?”叶修漫不经心的回答。

不得不说,能来喻文州和黄少天婚礼的人,显然对同性恋是不排斥的,场中不知谁带头喊出了“在一起”。

叶修的态度看起来不打算继续配合。周泽楷又属于无口类型,主持人聪明的转移了话题。

——————————

一切都结束后,现场疏散观众,职业选手们都聚集在了选手休息室。周泽楷打开了客队休息时的门,叶修紧跟着走了进去。

刚刚场上发生的那幕,职业选手都清楚,想着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需要空间,所有的职业选手都聚集在了主队休息室。显然,他们忽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是一对新婚小夫妻。

“靠,你们想听光明正大的跟进去不就行了,在这趴着。”主队休息室和客队休息室仅一墙之隔,黄少天看着趴在墙角的戴妍琦江波涛和陈果,不赞同的说。“我告诉你们,我们蓝雨休息室的隔音效果很好,听不到的。”

几分钟后,趴在墙角的几个人都站起来,晃了晃腿,不满的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隔音效果这么好干嘛。”戴妍琦抱怨。

“靠靠靠,休息室不隔音,比赛的时候,战术还不都暴露了。”黄少天说。

主队休息室聊的开,客队休息室却是一片沉默。叶修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里的一盒烟,时不时的看看录像中场馆的情况。周泽楷坐在离沙发有些距离的椅子上,随手拿起桌上电竞之家的杂志翻着。

再也没开门的声音,周泽楷心下明白,这是留给他们两个人的空间。

“谢谢。”最终打破沉默的是周泽楷。对于今天在舞台上,叶修没有直接拒绝说出的感谢。

“不用谢我。”叶修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对墙上禁止吸烟的标志视若无堵,放在嘴边点燃。“小周,我说的都是真的。”香烟在食指和中指尖燃烧,火星忽明忽灭,静寂中好像只有它才能证明时间流逝。

“谁又能拒绝你呢?”叶修自嘲的笑笑,“最起码我不能。”

周泽楷惊讶的看着叶修,这个昔日给了他满身伤口的男人,如今用着万般无奈的语气说不能拒绝他。

“小周,和我在一起吧。”叶修说。

周泽楷的心里洋溢出了一种满满的好像要溢出来的感觉,整个人像浮在水面一样,轻飘飘的,这种感觉或许可以称之为幸福。但周泽楷并没有被冲昏头脑,“为什么。”他问。

“以前我不想你的职业生涯断送在我手里。”叶修知道,周泽楷问的是他为什么拒绝他。

那时国家并不赞成同性恋结婚,一对同性恋要面对的往往不止彼此之间的关系,更要面对社会的眼光,道德的审判。周泽楷属于公众人物,如果被曝出同性恋,对他的职业生涯会是个不小的打击。

叶修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更不想看到在世人的讨伐下和周泽楷越行越远。虽然叶修相信周泽楷不会因为流言蜚语放开他的手,但叶修也不想周泽楷面对两面的压力,所以叶修在等,等周泽楷退役,等这个不需要在荣耀和爱情之间再做抉择的时间。

周泽楷懂了,“不要拿你的职业生涯做赌注”这句在他耳边盘旋了一年的话,今天好像有了新的意思。这是叶修为了他考虑,里面藏着叶修没有说出口的感情。周泽楷暗恨自己,竟把这句话当成了拒绝,当成了软刀子。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周泽楷站起开,从背后抱住了叶修。叶修身子颤抖了一下,除了周泽楷知道,只有掉落一地的烟灰才能证明。

叶修掐灭手里的烟,回身抱住了周泽楷,紧紧地。

“这一刻,我等很久了。”叶修闷声说。

周泽楷在叶修的后背上拍了拍,这一刻,是他的奢望。从喜欢上叶修的那一刻起,便从未变过的奢望,此时的周泽楷觉得,幸福来的如此突然。但他不会惶恐,他只会紧紧的抓住手里的幸福。

以前他的幸福寄托给叶修,现在他的幸福在他自己手里。叶修这个人,周泽楷以前不会放手,现在更不会。

“永远。”周泽楷说。

“好。”叶修笑道。

永远在一起吧,和怀里的这个人。

——————————

当天晚上,周泽楷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内容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谢谢。”

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坐在阳台上看星星,黄少天看到自家队长看完短信后扯开了一个笑容。

“队长,怎么了怎么了。”黄少天问。

“叶神和小周在一起了。”喻文州笑。

“我靠,队长你太厉害了,就谢谢两个字你就知道结果了。”黄少天手里拿着喻文州的手机,看着映在屏幕上的“谢谢”二字,恨不得看出朵花来。

喻文州笑着,视线看向了天空。

天空中繁星满布,身边的人也在不停的说着什么,喻文州想,这也就是幸福了吧。
  
  
    

※完※

评论(4)
热度(120)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