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王见王(现代篇) 下

※电脑不在身边不方便做链接,上篇主页见。
 
 
 

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这几天叶修有些坐立难安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对周泽楷解释那次的失言。

引得方锐,魏琛等一众人,私下里就叶修的反常行为发起讨论,得出统一的答案——叶修恋爱了。

这天,由方锐为代表,带着送给叶修的礼物,顺道打探叶修的恋爱状况。

此时,叶修还正在为周泽楷烦心,方锐进去的时候,叶修刚好坐下。

“老叶啊,最近心情不好?”方锐找了一个还算直白的问题。

“还不错,你有事?”

“代表广大民众来慰问你,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方锐自觉在叶修身边的位置落座。

“谈恋爱?”叶修诧异的看着方锐。

“这几天这么反常,不就是谈恋爱了。”他一脸真诚的说。

最近几天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仿佛有了一个突破口。一直在乱糟糟的毛线中穿梭,好像终于能找到那个索引一切的线头了。

谈恋爱?这就是那个他寻觅已久的线头了。有了它之后,叶修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对周泽楷,好像有点喜欢。

“叶修?”方锐见叶修半天没反应,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嗯?”

“想什么呢,我说送你份大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着叶修心情明显变好,方锐权当他喜欢他的礼物了。

“什么礼物?”叶修问。

方锐:“……”打脸来的如此之快,我究竟该如何应对。

“刚刚就没听我说话?”方锐无奈。

“走神了走神了,再说一遍。”

“轮回的人来救周泽楷了,被一帆和包子带人抓到了,把人交给你处置,算不算大礼。”方锐递过来一把钥匙。

“这下更有意思了啊。”叶修食指在桌子上有频率的敲击,思索着如何处置送上门的棋子。

不如,把他们再还给周泽楷?叶修这么想着,就叫人拿钥匙去把人带出来。

方锐感叹了一声“行动够快”,就自觉的的把时间空间都留给叶修了。

叶修带了人就直奔周泽楷而去。

明白自己心思的叶修,也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了。

他从门口看到周泽楷正百无聊赖的把玩着他放在这里的游戏机。

“呦,通关了?多长时间。”叶修听到了熟悉的结束音乐,问道。

“150分钟。”周泽楷放在手里的游戏机。

“还不错,也就比我差点。”叶修的视力足以看到屏幕上的sss,夸奖也是实事求是。

“……”周泽楷沉默。

“看在你玩儿的不错的份上,送你一份礼物,要不要?”叶修挨着周泽楷坐到了沙发上。

“什么?”他问。

叶修拿过桌子上的遥控器,调出监控录像。“这些人说是来救你的,你认识?”

周泽楷双手握拳,低头垂下了眼睑,又点了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处置?”叶修勾唇笑,眸色中充满宠溺,但此刻低着头的周泽楷却是无缘得见了。

不想去思考为什么叶修要让他处置,他只是本能的觉得叶修不会欺骗他,所以他说:“放了他们。”

叶修拿起遥控器关掉监控,故作苦恼的说:“放了他们也好,但总有人隔三差五就来打扰一下,这让我很是困扰啊。”

“不会再来。”周泽楷眼神直视叶修,分外认真。

达到目的叶修的心情还是不错,把手铐的钥匙丢给周泽楷,“人在门口。”

周泽楷看了叶修一眼,拿起钥匙出去。

“交给我。”周泽楷对兴欣的人说。

兴欣的帮众对周泽楷熟视无睹,就算周泽楷枪王气势全开,让他们都有种冒冷汗的感觉,也还是无动于衷。

说是忠诚,其实也不完全,毕竟谁会傻到当着现任老大的面背叛。

周泽楷回头盯着半躺在沙发上的叶修,眼神中带着质问。

“听他的。”叶修对周泽楷报以一笑,很是喜欢他“求助”于他的态度。

周泽楷并没有感受到叶修的目的,倒是对叶修多了几分偏见。心里认为,叶修是为了向他炫耀兴欣帮众的训练有素。

他带着轮回的人来到了兴欣大门口,才打开了手铐。

“不用再来。”周泽楷说。

“那您呢?不一起走?”提问的这个人是这一组的组长。

“我很好。”周泽楷回答,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那营救行动……”那人还想接着说些什么,被周泽楷打断。

“终止。”他说。“不再实施。”

“老大,那……”

“命令。”周泽楷说完,也不再给人说话的机会,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

目送着所有人离开了兴欣的地盘,周泽楷刚刚转身就看到了二层落地窗前的身影,陌生又熟悉。

那人对他笑,他理也不理,径直走了进去。

引得楼上那人又是一阵开怀大笑,抖落了一地烟灰。
 
 
——————————
  
  
在叶修的认知里,喜欢一个人,是需要给他足够的自由的。虽然现在周泽楷在兴欣的地盘上,那么叶修能给他的自由程度就很低了,总会有些顾虑。但叶修身为一个合格的准男朋友,还是给了周泽楷相对的自由。

除了活动范围的限制,还有传给周泽楷的消息筛选比较严格之外,叶修对周泽楷不可谓是不宠溺。

有谁见过身为人质有武器的,有谁见过身为人质对本帮帮众下命令的,有谁见过身为人质每天的生活堪比皇后的?

而这些,早已被兴欣的帮众用平常的眼光来看了。

对于周泽楷而言,在兴欣的这些日子,算是他少有的“偷闲”时光,轻松惬意的日子一直在打磨着他的棱角,软化他想走的心。

但其实作为一个人,并且还是轮回的首领,周泽楷肩上的责任也同样的重大。在第三次收到轮回千方百计送进来的消息后,他终于做了决定。

整个兴欣的基地来来往往不少人,能走进主楼附近的都是些值得信任人,周泽楷随手抓了一个过路人。

“带我找叶修。”他说。

那人先是一瞬间的惊讶,然后果断的点头,带着周泽楷走着颇为熟悉的道路。

周泽楷的眼神扫过带路人腰间的凸起,心下移一动。猎鹰最新版本的手枪,虽然比不上他的碎霜和荒火,但也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刻意放慢脚下的速度,落后带路人几步距离,在心里倒数。

回头。

带路人似是感受到周泽楷没有紧紧的追着他,立即进入备战状态,脚步一横,回身而去。稍稍落后的周泽楷等的正是这个机会,右手快速从领路人的左侧穿过,搂住他的咽喉,左手从他腰间抽出手枪“梆”的一声就打在他的头上。顺手就扔进了一侧的绿化坪中,也不去确认他究竟有没有晕。

周泽楷手在门上扣了几下,正坐在旋转椅上打游戏的叶修应声抬起头,对着周泽楷粲然一笑。

周泽楷觉得他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一瞬间的罢工,心跳有那么一瞬间的停止,这种感觉让他很陌生,下意识的想要排斥。左手轻轻覆在心脏的位置,有些不明所以,还有些失落。

“你来了。”这会儿工夫,叶修距离叶修只剩几步距离。

“嗯。”周泽楷应声,迎着叶修向前迈了两步,感受到叶修呼吸加重,身体也有些僵硬,周泽楷对着叶修勾唇一笑,美目如旧。

叶修手指抚过周泽楷的脸颊,整个人轻松起来,眼睛直直的望着周泽楷的眼睛,用一贯的语调说:“怎么?得不到就要杀掉我?”

呼吸间又是一笑,语气更为轻佻,“何必这么麻烦呢,你说要我,我把自己双手奉上怎么样?”

叶修话里有话。

周泽楷心底翻涌出无数想法,甚至想直接把叶修带走算了,反正他说会双手奉上。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手中的猎鹰又贴近了叶修几分,直抵叶修的胸口。

“放我走。”周泽楷说。

“不可能。”叶修笑着说,指尖划过周泽楷手上的皮肤,略过枪身握住枪口。用力将枪口紧紧地抵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身体前倾,伏在周泽楷的耳边循循善诱道:“想走就开枪杀了我吧。”

感受到枪口传来的细微颤抖,叶修在心里松一口气,这一场生命的豪赌,他堵对了。

“你想死?”周泽楷看向叶修,正撞进一双含笑的双眸,一样的弧度一样的笑容,他却觉得叶修的笑少了些漫不经心,多了些深意。

“不想。”叶修回答的干脆。

“那……”

叶修打断周泽楷的话。“更不想让你走。”

周泽楷第一次觉得叶修的诚实不那么气人,可心里也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不上不下,弄得他难受至极。

“你!”周泽楷闭上眼睛,像在酝酿着什么,几秒后果断的睁开,眼神中带着一抹坚决。

扳机拨动那微不可闻的声音在叶修耳边响起,他轻轻的闭上眼睛,脚下如同生根一般一动不动。就这样静静地站着,宛如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感受到肩膀上的痛感,叶修睁开眼睛,依旧含笑的看着周泽楷。

“不可理喻。”周泽楷扔下手中的枪,拿起衣服转身而去。

用没有受伤的手捡起被周泽楷遗弃的猎鹰,叶修饶有兴味的打量着。

周泽楷。

即使你拿枪口抵着我的胸口。

我也相信你不会开枪。

就算你真的开枪了。

我也相信你不会要我的命。

因为,你是周泽楷,我活到现在才遇到的陪我走完后半生的人。
  
  
——————————
  
  
那件事情后,周泽楷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安静,其实这也只是叶修看来,其他人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觉得周泽楷这样是常态。反而觉得叶修有些不太正常,往常每天都要去看一看周泽楷的,最近几天一次都没去过。

不少人猜测周泽楷是不是失“宠”了,在心里暗暗的同情,不怪你长得不够帅,是我们老大移情别恋的太快。

方锐作为鲜有的知情者,也格外享受看到平时无所不能的叶修为情所困的样子。

可当叶修用养伤为由把N多工作都送到他这来的时候,方锐觉得不能这样放纵下去了。

这天方锐本着自我牺牲挽救叶修爱情的心起了个大早,买好早餐就去了目前周泽楷正在居住的叶修的卧室。

出来的时候已是笑容满面,心想这周泽楷也和叶修一样是个不开窍的啊,还有这沟通能力也真是堪忧。默默地在心里为叶修掬了一把同情泪。

来到叶修暂住的地方后,方锐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虚弱”的叶修,忍不住吐槽道:“行了啊你,别装了。”

“这你都知道了,杀人灭口吧。”叶修说。

“你认真的?”方锐笑笑,从床头倒了杯水给自己喝。“那看来有些关于轮回老大的情报我就只能烂在肚子里了。”语气听起来还带着点遗憾。

叶修神色相较于刚才认真了些,问:“有人要周泽楷的命?”

能让方锐亲自来说的情报应该是相当重要且严密的,又关于周泽楷,叶修下意识想到这个可能,毕竟轮回的树敌也是不少,轮回老大的命还是很值钱的。

方锐却是摇了摇头,笑的一脸暧昧。“怎么,苦肉计都用上了,还不知道人喜欢你?”

叶修维持着脸上的表情,心里泛着喜悦。其实在周泽楷拿枪对着他又没有开枪的时候,他就知道周泽楷对他多少是有感情的,这点叶修可以确认。可自己知道和别人说出来完全是两种感受,不得不说方锐这么说,让叶修更加肯定周泽楷对他的感情。

“我知道。”叶修说。

方锐从上到下把叶修看了一遍,鄙夷道,“那你就是这样追求人的?还苦肉计,真是对不起你那战术大师的名号。”

“那也不是哥自己封的,只能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叶修心情雀跃了不少。“但论起猥琐流,你是大师。”

方锐想自己就这么走了让他俩自己折腾吧,看能折腾多久,又想起已经堆积不少的文件,还是认命的给叶修当军师。

“今天早上我去周泽楷那晃荡了晃荡,周泽楷对你有感情这点我能确定,不过你就别指望苦肉计能管用了,我已经告诉他你没啥事了。”

叶修刚想开口,方锐这边没给他机会,接着说:“不如你就换个方法,例如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啊之类的。”

说白了也就是放他走,叶修也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个方法,只是一向果断的他,却担心放周泽楷走了之后,自己又该用什么方式和借口去接近他呢?现在被方锐提起来这个办法,叶修也知道这是个可行的办法,略一思考就同意了。
  
  
——————————
  
  
周泽楷觉得自己前一刻还在拿着手枪指着叶修的心脏,这一刻却恍如做梦一样,听到叶修说。

“你走吧。”

他觉得他现在的脑细胞可能有些不够用,完全没办法思考叶修到底要做什么,他有好多好多的疑问想问,开口的时候又把很多的疑问吞咽下去,最后他听到自己说,“为什么?”

叶修扯出自己对着镜子练习了半个小时带着苦涩的笑容,故意用怅然的语气说,“你的心不在我这。”

不看电视连续剧的周泽楷不知道叶修现在的样子在电视剧里一抓一大把,只是觉得这样怅然的叶修不符合他心中那个威风凛凛的斗神,也不像那个强大坚韧的叶修。这一刻周泽楷的心里有些愧疚。

“叶修……”周泽楷想说些什么。

“轮回要是呆够了,也随时欢迎你回来兴欣。”叶修笑着看着周泽楷。

“嗯。”本想拒绝的周泽楷在叶修的注视下答应了。

“你走吧。”叶修说完就背过身去。仿佛不想和周泽楷送别。

周泽楷看着叶修落寞的背景,终究什么都没说,大步离去。

周泽楷回到了轮回,可脑子里总会出现离开兴欣那天叶修脸上的表情,和落寞的背影。

如果周泽楷是能忍的人可能也就到此结束了,但恰恰相反,周泽楷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在确定自己对叶修的怀念和心疼是喜欢上他之后,立马就做了决定。

此时他正捧一手着一束白玫瑰,另一只手在花丛的掩盖下悄悄的抚摸着磨砂面的戒指盒。

叶修终于从里面出来了,周泽楷对着叶修大大的微笑,然后郑重的单膝下跪,把花举到叶修的面前。“我喜欢你。”

初次看到这种阵仗的叶修也有点懵逼,不过身体听到周泽楷的话比思想反应更快,立马就连着周泽楷带花一起抱在了怀里。

“嫁给我。”周泽楷这样说,借着拥抱把戒指戴在叶修的手上。

“我娶你。”叶修说。

周泽楷想,这不是一样的吗?总之叶修就是答应了,他笑着亲了一下叶修,又被叶修反客为主来了一次激烈的唇齿交融。

而对于嫁娶这件事的区别,周泽楷以后会用无数个日日夜夜来体验。
 
  
  
  
  
※完※
 
  
  
※突然明白的真相

叶修和周泽楷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周泽楷知道叶修的身边总有一个姑娘,叫苏沐橙,就像叶修的妹妹。

有一天周泽楷路过苏沐橙的房间,房门是开着的,苏沐橙正背对着他边嗑瓜子边看电视剧,他也没在意就走过去了。

刚刚走过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句,“你的心不在我这里,所以我放你走。”

周泽楷又退回了两步,透过苏沐橙能够看到电脑屏幕上的男主一脸深情的看着女主,还在说:“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随时回来找我。”

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和男主脸上似曾相识的表情,周泽楷的心里只有深深地无语。
  
默默的想着,今天晚上一定不能让叶修上床。
  
  

评论(12)
热度(55)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