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若

小透明写手一只。

【叶周】天作之合-第五棒

上一棒: @青柚

下一棒: @久黎
 
 
※完全没有体现出周狐狸的可爱真是有罪,双修路漫漫,后面的伙伴你准备好了么。

——————————
 

双修?

这个词在周泽楷迷迷糊糊的脑海中逐渐清晰,那个因为叶修的吻而离家出走的神智也回到原位。

下意识伸出舌头舔过刚刚被叶修吻过的唇,深觉双修是一件对他有利无弊的事,而且叶修的味道让他喜欢的不得了。想着就勾着叶修的脖颈,瞄准他的唇亲了下去。

叶修现在的心理反倒有些复杂,说起来双修也不过是和周泽楷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想看周泽楷手足无措的样子。能让周泽楷主动的献出唇舌,也算是意外之喜。

对于喜欢的狐主动的亲近,叶修自然毫不客气,唇齿间极尽挑逗,舌头再一次在周泽楷的口腔中肆虐,舌尖舔过下牙齿,在上牙齿上滑动,让舌头上的触觉去感受尖利的牙齿,舌尖堪堪触及到牙龈。

周泽楷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叶修的舌头,牙齿也轻轻的闭合,将叶修的舌困在上下牙齿中间,一下一下的咬着。感受到叶修的舌正在缓缓的离开,慢慢的牙齿间就只剩下了舌尖,周泽楷慌忙间就伸出舌头追赶着叶修离去的舌尖。

闭着眼睛的周泽楷并没有看到叶修眼中的笑意,否则肯定会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周泽楷不知不觉,叶修却对现状非常满意,用舌引导着周泽楷,让周泽楷跟着他探索尽他从未被任何人入侵过的领土。

揽在周泽楷腰间的手越收越紧,让周泽楷对贴合他的身体直至没有一丝缝隙,仍旧感觉不满意,手指不满的扯开周泽楷的上衣,悄悄的探进去,抚摸上周泽楷光滑的肌肤。

周泽楷自然也感受到后背的抚触,紧张到连尾巴都竖立起来了,伸手把叶修的手拿出来,谁知这边刚拿出来,就感受到叶修用另一只手从前面的下衣摆中伸进去,他又认命的将前面的手拿出去。

唇齿间的亲吻摩擦已经不能满足叶修对周泽楷的欲望,刚刚消停一会儿的双手又在周泽楷身上随处点火,右手从腰部一寸寸移到腰带上,只听“咔”的一声响,周泽楷的腰带已被叶修解开,但裤子还算合适,没有了腰带的束缚也不至于就此落地。

叶修的右手并未离开,还在周泽楷的腰间,想进一步解开裤子上的纽扣和拉链。

周泽楷自然是知道叶修的企图,紧贴着叶修的腰胯部也能感受到灼热的坚硬。他突然回想起他母亲给予他的忠告。

周泽楷在九尾狐的种族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存在,当然不是因为有多厉害,而是因为从来不肯认真修炼法术,只对游戏感兴趣,甚至连化形术也只是为了更方便玩游戏而已。实在是狐妖一族中异类,经常被长辈们戏称为“败类”。

不过妖的寿命本就长,如果没点打发时间的爱好,那就会更难熬,因此周泽楷的父母也都比较放任他,至于法术修炼,在周泽楷父母的眼中也不过是狐生的一个点缀罢了。

即使如此,在周泽楷打包出来闯荡之前,周泽楷的母上大人,依旧是对他进行了殷切的叮嘱,其中就有母上大人重复多次的话。说的是,“我们九尾狐一族天生生的过人,容貌和气质总会让很多人啊妖啊,甚至仙为我们着迷,很多人都说我们狐妖一族是天生魅惑人心的存在,是祸害。可也只有我们自己的族人才知道,我们九尾狐一族都格外执着,只要爱上一个人,必然是碧落黄泉生死相随。你修炼从不用心,所以在看人方面更要注意,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从母上大人的这段话来看,他少言寡语并不是遗传原因。母上大人的殷切叮嘱看起来是对周泽楷关怀备至,只有身为当事人的周泽楷知道母上大人只是担心周泽楷出事之后还要去救他,太过于麻烦。

一不小心想的有些远,叶修却在这段时间更进一步,左手已经肆无忌惮的在周泽楷的后背上游移。

周泽楷双手抵在叶修的胸膛上,用力的推开叶修,离开了叶修的支撑,双腿发软的周泽楷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叶修这边也是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压抑住体内躁动的感觉。觉得稍好一些后才坐在周泽楷的身边,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修,周泽楷索性化为狐身,前爪铺平撒在地上,九条尾巴也软趴趴的耸拉下来。

看着这一幕,叶修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戳戳周泽楷的耳朵,叶修问:“害羞了?”

周泽楷干脆闭上眼睛装作没听到,顺便把耳朵也耸拉下来。

这反应看的叶修又是一阵好笑。

听到叶修越来越开怀的笑声,周泽楷突然觉得这个感觉各种好的前辈在嘲笑他,瞬间觉得一点也不想搭理他,干脆身影一闪,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房间,连最开始自己是来和叶修pk的目的都遗忘了。

叶修也并未因此收敛了笑声,只是觉得周泽楷的反应格外可爱。
 
——————————
 
接下来的几天,叶修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从那天开始,周泽楷就再也没有化过人形,每天都以狐形在叶修的面前晃荡。应该说,狐形也极少在叶修面前晃荡,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不,是一只狐在角落里,活像被主人抛弃的宠物。

叶修也尝试过去接近,将那只看起来就极其可怜的狐狸抱在怀里,可每次只要叶修一接近,周泽楷就离开再换一个地方,弄得叶修也是哭笑不得。

这天,是轮回和微草的比赛,微草的主场。周泽楷刚好能从叶修这里直接出发过去。

或许是之前和叶修的接吻给周泽楷提供了足够的妖力,这次化形格外的顺利。周泽楷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走了。”

“呵。”这几天来第一次听到周泽楷和他说话,叶修平静的心情添加了几分雀跃。“加油吧,别给妖丢脸。”

周泽楷认真思考了一下,郑重的点头,“嗯,会的。”

这下叶修疑问了,会什么?

似是看出了叶修的疑问,周泽楷难得的补充了一句,“会赢,不会丢脸。”

叶修看着认真的周泽楷,心下微动,走过去在周泽楷的唇上留下一吻,轻轻的说。“去吧。”

周泽楷走后叶修就在思索这次该怎么把他拐回家呢,在想了N多个理由都觉得不可行之后,叶修不再折磨自己的脑细胞,直接出门去了比赛场。

等到周泽楷刚下比赛台就看到叶修等在后台,周泽楷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不过看到他等在这里,貌似心情还是很不错。

“小周打的不错啊。”叶修已经在转播的屏幕中看到了结果。

“没丢脸。”周泽楷说。

“不仅没丢脸。”叶修手拍在周泽楷的头上,“我为你骄傲。”

诧异的看向叶修,叶修的眼神很认真,是一种周泽楷从未在叶修脸上看到过的认真。他抱住叶修,闷闷的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周泽楷也有些不接,母上大人说过,“接近你的人很多都是有所图的,很多人对你好就是为了在你这得到一些东西。”他还记得这些话,所以这些年他也观察了身边的人。俱乐部经理对他好是因为他游戏打的好,能帮战队拿冠军,孙翔经常会分享饮料给他喝是因为他也会给他分享水果,方明华对他好也是因为他能带领战队前进。可叶修为什么对他好?他分明已经拒绝和他双修了。

“因为……”筹划了这么久,这么多次都没有成功过的表白难道就要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说出来了吗?“我……”

“小周。”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江波涛的声音也传到叶修和周泽楷的耳中。

叶修非常怀疑,自己这辈子是不是都别想表白成功了。

周泽楷走些遗憾没听到叶修怎么回答,对于被江波涛看到两人抱在一起也略显尴尬。脱身离开了叶修的怀抱。

最纠结的莫过于江波涛,两次撞破前后两代荣耀第一人的奸情,开门后看到两人抱在一起是该走还是该留,在线等,急!
 
 
   
  
※未完※

评论(12)
热度(97)

© 依若 | Powered by LOFTER